培养基

封闭的幕墙里,两注颜料,打在我的头顶,顺着睫毛,从眼前划过,白色与黑色,夹着汽油的苦涩,抚摸着我的胴体。两注颜料沿着腰际,在脚趾分叉,一股股流向地面,盛满在幕墙底部,又逆成一股汹涌,沿着墙体,没了膝盖,亲了额头,我吸入一口黑色的恶臭,又吸入一口白色的芬芳,最后调为无味的灰色,在生命的养液中,玻璃的幕墙下,活着。

 
评论
热度(1)
© ZE_Original/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