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的画在博物馆旧画的旁边发出的光彩,就像白昼对于黑夜那样。我们要求红与深红,它们喊叫着,吵闹的、蒸发的色彩和太阳的沸腾与旋转使艺术创作者几乎陷入疯狂状态。我们需要一切尖角形的激动力、斜行的线,它们落在观赏者眼里,像是从天上来的箭头,翻转来的立体(一个爆破的形象);人们可以在我们的画上看到点块、线条、色彩的面,因此我们本能地寻找具体的外界景色与内心的抽象情感之间的连接。这些似乎是非逻辑性的线条、点块、色彩的画,它们是我们的画幅的秘密的钥匙。

 
评论
热度(9)
© ZE_Original/Powered by LOFTER